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risa30的博客

理沙欢迎您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徐妈,您在哪儿? 文∕理沙  

2010-09-26 21:24:50|  分类: 我的生活万花筒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中秋节我和哥哥聊天,哥哥说想再去找找徐妈,不知道她现在怎样了?非常想念她。 徐妈在我出生前就在我家帮忙料理家务,是我家的保姆。现在算起来她的年龄已有八十几岁了。她一直忠心耿耿任劳任怨地在我家做了二十几年。因为亲热,我们在徐妈的称呼后面加一个“妈”字,我们一家人都叫她“徐妈妈”。

 徐妈妈的老家在江苏吴江。她身材高挑,苗条,皮肤白皙,衣服穿着清清爽爽,这些方面和我妈妈有点像。妈妈对她很好,有时候上剧院看戏会带上她,有些不明就里的邻居以为她和我妈妈是姐妹呢。她做事情干脆利索动作很快,这和她泼辣的性格有关。记得小时候夏天很热,那时候没有空调,她做家务热了,会把一把蒲扇插在背后,说是衣服不粘汗凉快。我经常看见她在太阳穴贴二块小的膏药,说是治疗头疼。她还烧得一手好菜(当时她娘家在吴江铜锣镇开了个小饭馆,后来由她的弟弟继承父业接管经营)。她很少有笑容,总是眉宇紧锁,紧绷着脸,所以我们兄弟姐妹小时候都很怕她,非常听话,尤其是哥哥不敢捣乱。她还有点重男轻女,比较宠爱我的哥哥。

  妈妈生下我的时候,由于奶水不足,请了一个奶妈。第二年妈妈又生下了妹妹,不得不又请了一个奶妈,这样一来,我家成了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家庭。每日三餐,还要洗这么多人的衣服(那个年代没有洗衣机,都是用手洗的),徐妈总是把家里打理的有条不乱。

徐妈的老家在江苏吴江铜罗镇上,是个风景美丽的江南水乡。记得,我读小学一年级的时侯,那年暑假,徐妈妈带着我和哥哥到她的老家过暑假,这是我第一次离开上海去旅游。我清晰地记得,上午我们从上海火车站出发,中午到达嘉兴以后,换坐船前往铜锣镇。船在碧波荡漾的河面上航行,我站在船头静静地看着被船破开的水浪,哗哗地向两则散开再往后流去,像一条条水龙,我很兴奋!第一次座船,数着行走在河里的船只……好奇使我喜欢上了美丽的水乡。船行驶了一个多小时以后在铜锣镇码头靠岸,我和哥哥随徐妈妈到了她的老家。这是一座典型的江南老宅,大门进去是天井,穿过天井就是主屋,中间是客堂,两边东西厢房是主人的卧室。这就是徐妈妈的老家,因为她在上海我家住,这房子由他弟弟一家住着。

    她家对面有个女孩子和我同岁,我们成了好朋友,每天在一起玩家家。离徐妈妈家不远,走几分钟有一条河,河水清澈见底,镇上的人们在几米宽的石阶上洗衣,洗菜,挑水……,那时候天气热孩子们都在水里玩,哥哥每天游泳,我和那个女孩脱了鞋在浸没石阶的水里玩,洗头发;她教我把手伸到石阶下面摸,我一摸,哈!抓住了几个田螺,田螺吸附在石壁上,我用力才把它抓在手里,我高兴得直笑。玩累了就回家吃午饭,饭后睡午觉。下午,徐妈妈带我们到镇上或者他弟弟的饭馆去玩,她弟弟继承了他家祖传的厨艺,我只记得肉很好吃,还有粉粉的南瓜,面条也特别好吃,其他好吃的都不记得了,小脑瓜子里一直不忘徐妈妈家菜馆的菜好吃。

    那年暑假是我的童年生活最愉快,最难忘的一年。

    我小时候不知道徐妈妈的身世,她一个人住一间小房间,很少见她有笑容,她做完家务空闲时回到自已的房间里休息,有时候看见她呆呆地坐着想心思,还会听见她几声深深地叹息。我长到9岁的时候,有一天晚上有个男人敲响了我家的门,爸爸开了门,敲门的男人问爸爸,“X囡囡在吗?”“囡囡”是徐妈的乳名,她丈夫姓徐,所以她跟丈夫姓徐。爸爸惊讶地叫了一声“哦!是徐伯伯,徐妈在啊,请屋里坐,”然后爸爸叫徐妈出来,让徐妈和徐伯伯见面,徐伯伯在我家住了几天以后就走了。原来,徐伯伯是徐妈的丈夫。听了大人们的对话我才知道,在五十年代,徐伯伯阴差阳错一念之差捡了一张选票做了违法的事情(具体怎么犯法的不清楚)被判了10年徒刑。徐伯伯去劳教改造后,徐妈由朋友介绍到我家当保姆。徐伯伯10年刑满释放以后没脸回家,就留在劳改农场工作。这是我出生以后第一次看见有男人来找徐妈。徐伯伯后来又来我家和徐妈见过一次面,再后来我听爸爸说,他死在劳改农场了,那时候他才六十多岁。

徐妈在我家二十几年,除了她丈夫来找过她两次外,没有接触过任何男性。我渐渐长大了,经过了青春期,恋爱,结婚,生子,才知道女人是多么的需要男人和男人的爱啊!徐妈的一生是孤独,凄凉,悲惨的,从没听她说起过她的男人,从不流露自已的感情,不知道她把对丈夫的爱深埋在心里呢?还是对他丈夫怀有深深的怨恨?她没有孩子,没有家庭,孤身一人,住在我家的小房间里,渡过了二十几年孤独的夜晚。她把我们家当作她自已的家,看似严厉的她,其实心底非常善良,很疼我们。有时候想起她,我想,徐妈妈的一生很不容易,作为一个女人,一生没有爱情,没有性生活,她的内心一定很痛苦,真不知道她如此痛苦的感情生活是怎么熬过来的?我常想,一个人的命运是否是命里注定的,徐妈是个非常能干的女人,如果他丈夫没有去捡这张倒霉的选票,徐妈的命运就会完全不同了。人啊!一念之差就会颠覆命运,人生会走向相反的轨迹,还会影响和你命运相牵的人。

  现在回想起来,她的精神一定很痛苦。徐妈妈在七十年代初期的时候,妈妈发现她经常咳嗽,后来病情发展到吐出的痰里带有血丝,妈妈带她到医院去看病,结果查出徐妈患有“肺结核”,妈妈吓坏了,赶紧安排她住院,住院治疗了一段时间,病情得到了控制,医生说,出院后要很好的休养。由于她的病不能再工作,她想回老家养病,爸妈考虑到她老家山清水秀,空气好,适合养病,就把她送回了老家。从此以后,我家和徐妈像亲戚一样来往,一年以后,她又发病,到上海来,爸爸安排她住院治病,住院以后在我家看病休养了半年,她看病的钱都是我爸爸支付的。岁月如梭,时光匆匆,我们姐妹都已长大成人,徐妈听说我要到日本去,特地从老家赶来为我送行,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。又过去了三十多年,两家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老人身体不好,行动不便,渐渐联系少了,不知道徐妈妈是否还健在?

    无数次地试图找过她,改革开放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,城镇建设日新月异,旧房拆迁,以前的住址和现在的不一样了,旧房是否已被拆除?我到同里,西塘去过很多次,看着好像很像的房子,问了当地人,都说不知道,徐妈妈,你在哪里?是否还健在?我和哥哥非常想念您,我们还会努力去寻找,只要您老人家还健在,我和哥哥一定会找到您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9)| 评论(1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